【黑蓝】溯洄 03

*坑!

*私设,黑蓝父母是旧识


“你这个人真不会说话。”

这是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,小蓝兔对黑小虎说过次数最多的一句话。


眼下她正埋头绣着手绢,但微鼓的脸颊还是透出“我不高兴”的气息。黑小虎坐在一旁,单手托腮望着池水。莲花池十年如一日的清澈见底,偶有群群簇簇的锦鲤在花间游窜,却又在夏季清风拂过时被微微晃动的花茎惊得四散奔逃。天还是那么晴朗,水还是那么澄澈,可黑小虎的内心却在不断叫苦。

打小起除了母后就没和女孩子相处过,正值青春年华时又一直在闭关,而后好不容易遇见一个,还是武林第一美人,可人家一直和自己保持距离。所以当小蓝兔穿着新衣服跑来问怎么样时,黑小虎经过深...

一个噩耗。
移动硬盘出了些问题,写的存稿全没了,所有的都没了,有好多好多写了一大部分的脑洞。虽然说有写手稿的习惯,还有补起来的可能,然而想到过去的日日夜夜都白费了,就感觉要昏古起,不想说话。

【黑蓝/虹蓝】不似他

*BE预警,三个人的结局都不好。


雪又开始下。

豆大的雪粒伴随着狂风肆虐,在耳边呼啸,宛若悲鸣。雪地上大片大片的刺眼殷红昭示着方才发生的一切。是属于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雪豹,亦或是……虹猫。

黑小虎赶到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。他扬起掌风拍断了雪豹的喉咙,来到虹猫面前,而后者用自己仅剩的力气指向不远处,随后手臂缓缓放下,将掌心攥着的一枚玉佩递过去,最终没了声息。黑小虎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,便看见了蓝兔。

她跪坐在地上,双手紧握住剑柄,剑身插入雪中,似是全靠这种方式来支撑自己。听到有人走近后她抬起头,黑小虎这才发现她的双眼茫然而失焦。他蹲下身正想唤她,却听见对方开口道,

“……虹猫?...

尴尬了……

收到条消息说国漫墙什么的……好像是要授权………我以为是广告一下子删掉了…………不知道有没有可能看见我这条,还是说一下,太不好意思了…………

【虹猫蓝兔七侠传】美人如玉剑如虹·女性群像

剪了一个虹七系列全女性角色的视频~

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5538846/

第一次做这个,还是蛮开心的,当然不足也有很多啦_(:3」∠)_

【奔莎】江南柳

*纯糖

*有一点点虹蓝



大奔最近有些烦闷。


主要是因为两件事。

第一件是前些时日自己犯了酒瘾,逗逗提出可以拿些别的东西替代,于是莎丽便给了他一罐松子糖,若是想喝酒了,就吃一两颗糖解解馋。


然后,他就开始犯牙疼了。


牙疼起来是很要命的,逗逗无奈只好每天开几味药交给莎丽,要她熬好汤送去给大奔。他对逗逗这样的做法不太乐意,毕竟这么丢脸的事,让别人知道了多不好,更何况那个人还是莎丽。然而神医大人听了他的话后十分不屑,“能喝莎丽为你熬的汤,你还不高兴啊,省省吧。”

被这么一说,大奔也没话讲了。每天躺在床上疼得龇牙咧嘴,莎丽推门进来时又赶紧坐...

【黑蓝】溯洄 02

*坑!

*私设,黑蓝父母是旧识


调养数日后,黑小虎终于被准许下床活动。

在这段时日里他想了很多,尽管迫切想要见母后和父王,但自己终归不属于这个时空,他们的孩子,不是他这个黑小虎。这是最令他犹豫的地方,哪怕去了也没有一个合理的身份留下,毕竟他这样的经历太过荒唐。思前想后,他最终能做的也只是找机会远远看他们一眼,也足够了。

而更多的时间里,想的则是关于蓝兔的事。


——她现在应该只有七岁,不知道是怎样的性子,应该比记忆中的要开朗许多吧,应该是天天都笑着的吧。她从来没对自己笑过,没有这个立场,两个人都没有。

——不过也有可能其实她很害羞?

想想蓝兔冲自己脸红的样...

【黑蓝】溯洄 01

*坑!

*私设,黑蓝父母是旧识


黑小虎合上眼,心中尽是对此生的悔恨与不甘。耳畔轰鸣声连成一片,身上不断传来要将自己撕成碎片的剧痛,五脏六腑似是都捣作一团。他的双眼视线模糊,他的身体动弹不得,就连想要吐出淤积在喉头的鲜血都做不到。黑小虎感觉自己的身子好沉重,可意识却在变轻,他听到父王呼喊自己的声音愈来愈大,但再也没办法做出回应。


一切都结束了。


黑小虎猛地睁开双眼,浑身都是冷汗。

是梦?

不,不可能。

自己真真切切体会到了被地雷炸时的痛感,仿若置身地狱。此刻如散架一般躺在床上,也昭示着自己确实有过这么一段经历。

——可我为什么没死?...


逛了一下虹七的tag,果然这个天下大同的世界没什么bg粮可吃了吗~( ´・ᴗ・` )
黑蓝的小伙伴让我看见你们的手!考虑以后也把自产粮放在这里好了呜呜…

© 一朵棉花|Powered by LOFTER